喜剧底层叙事的三重叩问 ——观《囧途囧行》
您现在的位置: > 烟台热线 > 娱乐 >

喜剧底层叙事的三重叩问 ——观《囧途囧行》

来源: 中国网 发布时间:2020-03-10 点击:

第一时间观看了电影《囧途囧行》。这是一部小品化的电影:虽然是电影,却处处凸显出舞台效果。从一开头,古典音乐与市井人物之间强烈的不协调性,就引入了鲜明的喜剧氛围;夸张而具有戏剧性的人物设定,以巧合来结构的情节,不同于底层叙事常用的现实主义手法,而突出了观赏性;“包袱”频出的台词,以及戏剧式的时间凝缩(所有情节都围绕着主人公三天二晚的经历展开),使之更像一部加长版的小品。这是新喜剧类型的一次探索。

《囧途囧行》极具地域色彩,这不仅体现在地道的东北方言,也体现在生动的辽沈地区生活的质感。底层的交流方式,男人的“吹牛”,热闹的酒桌文化,本地人看了肯定会心一笑:对啊,就是这样的。在小品创作滑坡低迷的当下,这样一部喜剧电影重现了“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”,对于重振东北喜剧来说,辽宁电影家协会的导演董博这样的尝试是让人眼前一亮的。

就像所有以“囧途”来命名的电影一样,这部电影也使用了“串珠缀段型”的游走结构:即以主人公的游走为线索,以便将形形色色的场景和人物串联在一起,展开广阔而丰富的社会生活画面。《囧途囧行》以一个叉车工人无钱结婚,惆怅中“撞倒”专业碰瓷的“三和大神”,两人因此相识,接到“朋友”电话一起去“赚钱”开端,串联起了劫匪团伙、殡葬公司、医院、(假)保健品公司等一系列场境,最后以两位主人公因祸得福,不但躲过一场杀身之祸还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收场。影片的讽刺手法运用纯熟,对于粉墨登场的各色人物,讽刺是入木三分的:“三和大神”与殡葬公司老板互相玩文字游戏想占便宜,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;二主人公为救司机而努力破解手机密码,玩忽职守的两护士在对面玩手机,同样划动手机屏幕的动作形成戏剧性对照;司机妻子来了,护士长高喊“送钱的来了!”;卖假保健品的老板训话说,“假药可以没有用,但不能吃死人,”之后抬出“做人要有底线”这句网红台词,暗示着这句看似掷地有声的话已经成了多少无底线者的幌子。而影片中让人印象最深刻的,还是那些生计窘迫、人穷志短却仍没有丧失人性光辉的小人物。

底层叙事,形式可以是严肃的、现实主义的、悲剧意识的,也可以是活泼的、浪漫主义的、喜剧风格的,但都包含着文艺的社会责任感,以及关切、亲近与尊重底层的情怀。《囧途囧行》中的底层,是电影真正关注的人物。看起来,叉车工人在三天二晚的时间里经历了遭遇抢劫、参与哭祭、被骗“讨薪”、旅伴急病、“医闹”被拘、身陷骗子公司、见义勇为成英雄等一系列极端事件,巧合迭出,最后竟然奇迹般地躲过了被劫匪先利用后杀害的命运,还中了大奖、当了爸爸,这在现实中概率低到接近于零:谁会如此倒霉,屡次置身于最窘迫尴尬的境遇当中,谁又会如此幸运,连环“中奖”?但是,如果从象征和隐喻的角度来看这些经历,就可以看出其中现实的底层关切。

叉车工人与“三和大神”一出场,面对的就是底层最现实的问题:缺钱。他们也代表了面对缺钱的两种态度:叉车工人天真正派,想通过诚实劳动赚取钱财;“三和大神”人穷志短,想通过放弃尊严、投机取巧来截获钱财。但是,他们都很无力。他们逐渐由对立而走在一起,并肩踏上“囧途”。窘迫在何处呢?缺钱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什么考验和叩问?

第一重,是男性气质的叩问。当一个小人物为生计所迫,还能不能保持他的男子气?电影用隐喻的手法,展示了他们被“剥夺”男性气质的过程。叉车工人无钱结婚,“三和大神”一举一动都像个伪娘,追窃贼对他们来说似乎意味着一个寻回男子气的举动,结果却是连衣服都被抢走,发现两人穿的都是粉色蕾丝内衣。不知就里地加入保健品公司,穿上“太健“(太监)字样的黄马甲,介绍“敬绅”(净身)牌保健品……反复出现的都是“男子气”在底层的尴尬。

第二重,是生存的叩问。当社会被焦虑和欲望所攫取,还能不能保持对生命的敬畏?电影以黑色幽默来展示“生存”的主题,后面的串珠缀段几乎都与生存有关。这是一条“死亡-医院-保健”之线。第一个场境是死亡,被劫后身无分文的两个人,遇到的偏是一个急于寻找哭丧人的殡葬公司老板,得到的偏是两身孝服,就这样不但穿着孝服到处奔走,还学会了遇事“号丧”;下一个场境是“把病人挡在死亡门外”的医院,好心送他们的司机中途发病,他们一身孝服在医院里“号丧”理所当然地被当成医闹抓起来;再下一个场境是“把健康人挡在医院门外”的保健,售卖假保健品的商人预备赚一笔钱跑路,留下他们做“背锅的”。黑色幽默呈现的是社会上形形色色人等对生存、对死亡的态度,呈现的是在普遍的金钱焦虑之下,许多人对世间最大的事——生死,都已经冷漠。

第三重,是人性善的挑战。执着于男子气、挣扎于生存线,都不能保证人不沦为“动物”;电影最关注的,还是当人被物质的匮乏所驱迫,还能不能保持精神的高贵,做一个人,守住人性的善良与光辉?影片里设置了很多细节来隐喻人的非人化:饿极了的“三和大神”与狗争食,追出老远哭丧着说“我最讨厌有人抢我东西”;停车问路的画面像极了在问一头驴,最后却发现驴背后摇摇晃晃站起一个醉汉。人,究竟还像不像人呢?

喜剧总有喜剧的浪漫与乐观。最后,使他们从人生囧途中自救的,恰是他们的善良、正直,和无法湮没的人性光辉。他们有了钱,赢回了生存,找回了“是男人”的证明(做了英雄,做了爸爸),更重要的是,他们证明了人性的力量:真正“不是爷们”的是那些无底线的“太健人”,真正失去自由的是那些残忍的罪犯,而他们,自有人性光辉的护持。然而,底层叙事也总有底层叙事的认真。善良人的胜利要巧合的“中奖”——无论是字面意义的还是隐喻意义的——来实现吗?他们今后的人生道路又要如何走?既济未济,且留深思。

(作者李静,文学博士,辽宁社会科学院文化文学研究所,副研究员)

免责声明: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无关。其原创性未经本网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
这篇有关于喜剧底层叙事的三重叩问 ——观《囧途囧行》的文章,就为您介绍到这里,希望它对您有帮助。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请分享给您的好友。本站网址:http://transfer.hmkfz.com (转载请保留)。

    相关阅读